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左撇子新闻 >> 左撇子动态 >> 左撇子在“右半球”世界 >> 阅读
左撇子在“右半球”世界
2013-03-16 09:43:1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赫尔曼•约瑟夫•左赫
内容提要: 左撇子作为一种特殊的生理现象,因为与众不同的习惯,他们曾遭遇诸多不便,甚至备受压制;但也因为独特的天赋,他们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比例远远大于他们在世界总人口中的比例。
  8月13日为“国际左撇子日”,为此,本身也是一个

                                                         

左撇子作为一种特殊的生理现象,因为与众不同的习惯,他们曾遭遇诸多不便,甚至备受压制;但也因为独特的天赋,他们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比例远远大于他们在世界总人口中的比例。

  813为“国际左撇子日”,为此,本身也是一个左撇子的德国神学与哲学博士赫尔曼·约瑟夫·左赫教授对左撇子的感觉系统、思维模式以及性格特征和潜能等进行了深层次的分析。正如他在其新著的中文版《我是左撇子》中所说的一样:“在这个为右撇子量身定做的世界里,多一个人关注,左撇子们遇到的困难就会少一分。”

  很久以来,左撇子遭受着世人的唾弃和歧视。在早期的日本,丈夫可以因为妻子是左撇子而提出离婚。在对巫婆实施火刑的年代,左撇子的女人,则被视为与魔鬼串通的邪恶化身。

  与中世纪遥相呼应的是,在纳粹德国时期同样充斥着对左撇子的诽谤:1935年,德国一名叫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的心理研究者被委托了一项研究,调查左手习惯与同性恋倾向的关联。

  在美国早期,所有的左撇子都要对政府进行申报,这是一项强迫性的规定,其导致的后果是,左撇子的数量在很短的时间内急剧下降。

  因此,直到20世纪70年代,人们还是会对左撇子进行改造,这样的现象是司空见惯的。为了更顺利地改造左撇子儿童,人们甚至特别研制出了一些物件。例如:专为右手设计勺子——这种勺子的柄向左弯曲,这样,孩子就只能用右手来使用它。

不过,谢天谢地,这样的时代终于过去了。人们能够逐渐正确认识左撇子,并且尊重他们的用手习惯,市场上有了越来越多专门为左撇子设计的产品。但即使在今天,这种残忍的改造也偶有发生。

荒谬说:左撇子是一种病

这种情况的出现来自于父母的无知,以及一类名为“瓦尔道夫”的学校有意的推行,这类学校自称是以人类学为宗旨的。对此,这类学校声称主要有两个理由:一是左撇子如果不被改造,那么在今后的生活中,会在使用为右撇子所设计的仪器和工具中遇到很多难题;二是根据一位名叫鲁道夫·斯坦内尔(Rudolf Steiner)的研究者的理论,左撇子是一种病理问题,是人生中的一种错误。他们认为一个左撇子在他的人生中有着很重的负担,这负担不仅是在肉体和智力上,而且根本是在精神和心灵上,如果不能及时补救,拖得越久,则越难以战胜。如果一个人容忍这种缺陷,那么它始终会伴随他的一生;然而,如果他主动地去解决、去战胜这个缺陷的话,那么他的一生会因此而变得美好起来。左撇子是这样一个必须要战胜的缺陷。家长应该努力劝说他们的左撇子孩子使用右手,而且,这种改造是一举两得的,不仅给孩子们建立了正确的习惯,同时也磨炼了他们的意志。不过,其他活动,例如绘画、缝纫和裁剪则仍然可以使用左手。

这类学校的观点是多么荒谬!不过,毕竟这样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1975年以来,在大多数的幼儿园和学校中,左撇子都得到了应有的承认,不必再经受改造的痛苦。

左撇子的自觉改造与模仿

然而,随着左撇子研究的不断发展,一个更深入的问题显露了出来:很多时候,当父母还没有发觉孩子是左撇子时,孩子就已经开始自己改造自己了。

这种左撇子儿童并非被强迫改造,而是不自觉地去模仿周围的人,去适应他们所处的右撇子的世界。有时,他们对自己的与众不同感到不安;有时,他们希望自己变得和他们所喜爱的人一样。

这样,就产生了一些特殊的问题。当一个先天左手倾向的孩子出于模仿而自觉地变成一个右撇子时,他的“秘密地”、使用左手的习惯就会最大程度地隐藏起来,而别人根本无法发现。他在旁人的眼里是一个地道的右撇子。然而,他的脑子却不会跟着改变。这个孩子用右撇子的方式

“操纵”着这个世界,但却用左撇子的方式感受着这个世界。这尤其常见于那些聪明伶俐、意志坚强和高智商的孩子,他们常常表现出强烈的模仿欲望,并希望自己的行为成为众人的模范。他们不愿成为例外,不愿给人以负面形象,并愿意自然而然、不声不响地去适应身边的世界,他们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得到关注、接纳和承认。

但是,不管怎样,左撇子孩子对自己的改造,不论是外界强迫下的,还是自愿的,总会带来一定的——大多是消极的——后果。

被粗暴扭曲的天赋

对左撇子的粗暴改造,也许可以称之为对脑子的一种“不流血的侵犯”,尤其当被迫使用非优势手来书写的时候。对左撇子的改造,从根本上说违反了天性。而且这种改造,也不可能改变脑的优势部位。就像我们提到过的那样:这种改造不仅不会实现优势脑半球的转移,相反,它会导致非优势脑半球的负荷过重,并由此导致脑组织出现问题。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请你试想一下:书写是如何复杂的一个过程!也许它在人必须完成的行为中,是最困难的一个。书写需要调动脑子里众多不相干的功能,协同合理运行。这包括:精密运动能力、语言能力、对文字的空间想象能力,同时还有众多的思维链在协同运作。在书写的过程中,大脑被整体动员起来,记忆、组合以及对记忆的调用必须高度配合才能完成。

我们现在知道了,对左撇子孩子进行改造,就是迫使他们的行为和天赋错位,是对他们天性的一种扭曲。尤其是当这种扭曲涉及到书写之类的复杂活动的时候,有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脑子的完美组织会被带入完全混乱的状态。

  对用手习惯进行改造可能产生的直接后果

  记忆障碍(尤其在调用从前的记忆时)

  注意力障碍(迅速疲劳)

  在阅读和书写中遇到困难(读写障碍的问题)

  对左和右混淆

  精密运动机能障碍,这些障碍会在字迹上表现出来

  语言障碍(例如结巴、吐字不清等)从直接后果中产生的从属后果

  自卑情结

  缺乏自信

  隐匿自己

  投入过量的精力,以求提高成绩,之后对自己进行过度补偿

 逆反,执拗的性格,故意引人注意(例如自愿扮演“班级小丑”,成人后则继续扮演小丑或者拼命逗大家开心的角色)

  各种举止障碍

  尿床,啃指甲

  带有神经机能症状或者心理症状的情绪问题

  性格表现障碍

当然,有一点必须注意,不是每一个被改造过的左撇子都会表现出这些症状。反过来,也不是每一个出现这些症状的人,都是一个被改造过的左撇子。以上列举的症状,会在左撇子改造过程中出现,但并不是说没有受到改造的人身上就不会出现——这一点在左撇子和右撇子那里都一样。只有当这些症状与改造训练有着明显的联系时,才被允许视为由于改造而造成的后果。而在时隔几十年后,被改造后的左撇子对当初的经历也许只会保留一点儿模糊的印象了,但他们也许会依稀记得——随着入学和改造过程的开始,尿床和口吃也开始了。

不管怎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无论对惯用手的改造是怎样进行的,都会或多或少影响脑的功能。比起那些自然发展惯用手的人,被改造的左撇子必须投入更多的力气去做同样的事。

在心理学家芭芭拉·萨特勒的《对左撇子及被改造过的左撇子的询问》中,提到了一项有趣的观察:左撇子在被改造后,智力虽然没有受到直接的影响,但是智力的表达却会出现问题。例如:在对思维进行表述和表达时、对从前学习过的内容进行调用时、在书写和交谈时,被改造过的左撇子至少要多付出30%甚至更多的力气,而且始终会如此。

此外,被改造过的左撇子常常显得局促不安,他们很难像其他人那样无拘无束,无法轻松自在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由于对左和右没有把握,他们常常在体育方面不是特别出色。然而,体育恰恰是年轻人之间比试力量的重要的领域之一,在体育方面表现差劲儿的人很容易被集体排斥,并且受到冷落。结果是,与彻头彻尾的左撇子相比,被改造过的左撇子的生存处境更加艰难。

 

相关文章
2014-04-05 21:10:37
2017-08-22 19:51:19
2017-06-26 13:11:17
2017-03-14 20:37:33
2015-10-09 19:34:57
2013-03-16 13:20:42
2013-03-16 09:43:19
2013-03-16 09:39:13
热门文章
查看:0
查看:0
查看:0
查看:0
查看:144
查看:50
查看:273
查看: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