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左撇子历史 >> 左撇子由来 >> 左右手的尊卑 >> 阅读
左右手的尊卑
2015-07-05 09:55:47 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张志春
内容提要:其实在我看来,右手模式是文化习惯的产物,而左手模式是原始的本能

                        

                    

在我看来,左右手的尊卑是一个有着历史意义的话题。自古而今,有一定的证据说明它有遥远的起始、有历史演变的轮廓和大致清晰的轨迹。

  新石器时代的原始先民似乎是尊崇左手的。距今约六千年的半坡彩陶鱼纹图透露出了这一消息。半坡陶纹(以及陇县原子头、华阴南城子、铜川李家沟等陶纹)由具象到抽象构成了完整的演变序列,但这一艺术哲学思维的跳跃与升华并没有掩盖一个为我们所忽略的事实:即先民多为左利人。考古学家王仁湘曾就半坡陶纹提出了先民绘图的左右手问题。据统计,绝大多数图形是鱼头向左而鱼尾向右,这当然是左手得势顺畅的运笔痕迹。再向前追溯,距今约两万余年的宁夏崖画的图形朝向亦是这样的情形,这就说明当时的左手占到了压倒性多数。联想到猩猩全然用左手这样一个生物学现象,我觉得原始先民以左手娴熟为优的意识是自然形成的。或许那就是与生俱来的、而非后天习得的行为习惯。

  再回到半坡彩陶鱼纹上来。这一系列图纹并不是原始先民们的即兴涂抹,而是有着崇高意味的图腾意象,有着悠远的文化积淀和漫长的演变轨迹。石兴邦的《半坡先民的一些问题》一文对这一原始图纹作了清晰的逻辑排列,厘清了其演变轨迹;而李泽厚《美的历程》中借助于这一学术成果,对其中的文化积淀作了界定与解读。在这里,鱼纹成为普遍而重要的牵涉到信仰、观念、意识的文化载体。而创造、掌握、有资格阐释这一文化意识的群体似乎就是在人群中占优势的左手群体。而且,这种鱼纹文化的渗透与辐射性影响扩展到了黄河长江流域,甚至跨越了今天的国界。青海甘肃新石器时代彩陶的繁盛,正是半坡文化的承接与发展。

  虽然从新石器时代向夏商周演进时,左右手孰尊孰卑的文献多付诸阙如,但《礼记》中一句“子能食食,教以右手”的话语却为我们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亦可勾勒出左右手尊卑演变的历史轮廓。众所周知,《礼记》为孔子弟子及其再传、三传弟子所记的文化著作,上至王室之制,下至民间之俗,无不涉及。据此似可判断,这一牵涉到左右手尊卑的指令最晚出现于周代。

  这句话仿佛是位居高临下、控制全局的人物发出的号召与指令:“子能食食,教以右手。”意思是:当孩子能够吃饭的时候,就教他用右手吃饭。看似平淡,看似是幼儿吃饭这样的小事,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深究下来,就不那么简单了。它似乎是从娃娃吃饭这一行为模式的改变,来形成并固化“右手为优”的全新格局。或者说,这可能就是强力扭转“左手为尊为优”,使之演变成为“右手为优”的一个节点。

  或许男女性别的尊卑与左右手模式的尊卑有一定的同构关系?半坡彩陶时代无疑是女性地位尊贵的时代,是左手尊贵的时代;那么,《礼记》所描述的时代—男权时代真的有着左右手转型的冲突吗?文化的冲突或取代不一定与改朝换代平齐,会有一些超前或滞后的可能。但文化模式的规定性与文化演变的方向则是固定而有规律可循的。《礼记·祭义》:“建国之神位,右社稷而左宗庙。”郑玄注:“周尚左也。”其实,宗庙尚左恰恰说明了这是历史无意识的传承。或许新的统治者意识到了要以覆盖全国的右手行为模式来颠覆左手优势的文化高位。一代新人在成长的过程中自然就形成了以右手为尊的潜在心理。不少文献也记录了这一文化政策的效应。如《管子·弟子职》云“右执挟、匕。”《礼记·少仪》中,各种繁杂的仪式中莫不以使用右手为便,如“凡斋,执之以右”等等。我以为,这些文献足以证明,左右手尊卑的转型在周代是一个明显的节点。

  周文化的某些范式因历代的沿袭、以及儒家的尊崇而辐射未来,蔓延几千年一直到现当代。于是,右手坦然自若,而左手则受到特殊的关注,甚至被含有贬义地称为左撇子、左疙瘩儿、左呆子等。我虽没有经过数据统计,但生活经历使我知道,有不少孩子与生俱来的左手习惯被父母或老师训斥或“校正”为右手模式了。有些工具只供右手模式者使用,如镰刀,而习惯左手者若想操作,不改变自己就得改变工具。记得崔永元主持《实话实说》栏目时,曾专门组织了一次左手模式者谈论这一话题。

  笔者就是个左撇子,记得一次赴婚宴,坐座位时因担心举筷与左邻相撞,而一再推后,似乎是心照不宣,也可能碰巧了,到最后我们一桌竟然全是左手模式者!有件事很难忘,一次,我随朋友到陌生人家叙谈、帮忙。那家人十分好客,而面对一桌丰盛菜肴,我很压抑很尴尬,最终的消解方式竟然是:自始至终,我用十分不习惯的右手执筷吃饭……

  其实,在一些细节上,左右手模式的文化冲突与困惑还是很明显的。只是没人注意罢了。例如传统的书写模式—汉字竖排自上而下、行列的自右而左恰是适合左手书写的模式。想想也有趣,似乎适合左手的文字排列模式成为不可抗拒的潜意识时,而执笔书写的手却因种种原因换为右手了!试想想,执毛笔书写者自上而下还算顺畅,但一行行自右而左,似乎有悖于右手的本能了。不能悬肘、悬腕者,还会有沾上墨迹污染刚写出文字的别扭。对于这一困惑,古人曾以笔搁这一器物来解决。但笔搁放置不妥亦会沾墨污字,终究不太理想,而成为历史性回忆了。近现代舶来的钢笔书写自左而右的横排模式恰巧又吻合了右手的习惯;而守望传统仍然执掌毛笔的书法家们则以悬肘的方法潇洒地超越了这一文化障碍。

  到了当代,特别是近几十年来,科技的进步与信息传播的迅捷,人们逐渐认同了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即左右手的不同模式会影响左右大脑的功能。左手具有开发右脑的想象、图纹、定位等功能;而右手则具有开发左脑的逻辑思维等能力。在这个结论的基础上,左右手终于坐到了同一个平台上。这是左右手尊卑演变的又一个节点。心理学家不偏不倚地称双方为左利人右利人。而在整个社会氛围中,左手歧视的现象逐渐地消隐。偶尔,甚至会出现“反弹”,碰上左利人,人们还会欣赏性地说这会开发右脑,全面发展云云。可能还会列出一大堆著名人物的例子说明左利人不仅正常,好像还聪明一大截子似的。其实在我看来,右手模式是文化习惯的产物,而左手模式是原始的本能。

                         

  左手模式由原始时代的尊位历史性地跌落了几千年,又随着科技文化的发展为人所关注,与右手互补相携,恢复了尊严与自由。今天甚至还有了国际左撇子日。正反合的历史逻辑是社会发展、时代进步的成果,是一种值得肯定的理想的文化生态现象,就如同肯定鸟雀展翅飞翔的双翼,如同肯定车辆奔驰的双轮。

相关文章
2013-08-01 21:41:40
2013-03-16 10:37:06
2013-03-16 10:23:21
2013-03-15 13:32:51
2013-03-15 09:44:46
2013-08-01 19:12:22
2015-07-05 09:55:47
2014-09-22 23:35:10
热门文章
查看:86
查看:298
查看:309
查看:292
查看:285
查看:140
查看:258
查看: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