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左撇子小孩 >> 左撇子故事 >> 左撇子的童年经历 >> 阅读
左撇子的童年经历
2013-04-09 13:12:26 来源:左撇子在中国 作者:左撇子在中国
内容提要:左撇子的孩子确实比其他的孩子有些艰难,但是后头想想,却不后悔

大学时,寝室两个哥们因迷恋网络游戏心安理得的逃过很多课,到大四时竟自豪而又激烈的争论谁逃过的课最多,胜者自然自诩为逃课大王。对于这样的华山论剑我自然是从容不迫的付之一笑,因为相对于我他们算是大器晚成了,他们不知道自上学时我就在这方面有着卓越的才华和成就,只不过慢慢的江朗才尽,现在也不得不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

虽然慢慢的江郎才尽,但那时的颠峰时期却让我记忆犹新,当同学们日复一日的按部就班着学校的生活,专心致志或心不在焉的努力的时候,我却别出心裁的打算沉浸在大自然的课堂中:早上吃过饭,我背上小书包,随着父母目送的余光蹦蹦跳跳的哼着一曲《卖报歌》出了家门,这样当然是强烈的暗示他们我按时上学去了。然而我却开始实施自己的"诡计",我叫上一起上学的同伴,递给他一张请病假的假条,慎重的告诉他一定要交给Z老师,然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他奔赴他的课堂,我奔赴我的课堂。我的课堂我做主,任我随心所欲,为避免村里人用世俗的眼光看待我,我不得不低调地或拿着备好的蟋蟀躲在桥洞下逗蟋蟀玩,或在桥洞下挖一团湿泥创作一个泥人,或去树林里拿一个糖果勾引蚂蚁,或来到池塘拣起扁又薄的石头打水漂,等等。那时候获得快乐是多么的简单,一条小毛毛虫也可以乐此不疲的调戏半天。玩累了有时竟也从书包拿出书来看看,或者干脆到树林里找一棵树,然后两手背在脑后,用书包垫着,闭上双眼,躺在树下。地上如毯的小草泌出淡淡的清香,我惬意的闻着,一地的绿色弥漫在脑海;和煦的阳光如纤细的手指从树叶缝间探进来,轻柔的抚摸着我;间或小鸟的歌声在林中悠扬。我弓起左腿,右腿搭在上面,悠哉悠哉的晃着小脚。突然一只小鸟的歌声好像就在我的头上不远,我睁开眼,顺着声音望去,果然一只窈窕的小鸟立在树枝上正盯着我呢,我也正盯着它。和它对视0.01秒后我顺便抛去一个媚眼,嘴里嘘了两声口哨。小鸟果然唱的欢畅了。我也嘻嘻的笑了几声,有个新朋友了。 

一张请假条有效期毕竟只能管几天,如此玩了几天后我又高调地复出,会乖乖的去学校上两天课,可是一颗驿动的心怎耐的住牢笼,毕竟大自然的课堂才是我自由发挥的地方,重返那里是我内心的呐喊,所以经常想方设法的逃课成了我必然的选择。毕竟逃课的事情是我一个人在战斗,时而一个人玩着玩着也不免寂寞,不过作为一个逃课高手,我已经习惯了孤独与寂寞。但可怕的是我的行为最终被老师怀疑以致于被发现,村里的人也发现过我不上课的行为并不求回报的向我父母举报。所以Z老师热情的让我请来家长进行沟通,企图对我的行为实施打压。父亲首先采取了措施,以后每天亲自送我去上学,然而到了学校等父亲走了后我总会偷偷的离开学校奔赴自己的课堂,继而把偷偷的逃课变成明目张胆的故意不去上课。这样Z老师和我的父母的友谊也日渐加深,不时地请他们到学校作客。但终于我还是改邪归正,逐渐沦落成为一个守规矩爱学习的好学生。可其实这不是他们共同打压的结果,而是源于一次心灵深深的触动...... 

而这触动的根源是出生后,我就犯了左倾错误,成了一名左撇子。那时年幼的我虽涉世不深,但也懵懂的知道左倾是不好的,因为父母亲戚都极力纠正我的错误。记得隔壁的邻居最喜欢拿着些好吃的糖果引诱我过去拿,每当我拍拍屁股,欢天喜地过去伸出左手去拿的时候,她总会打我的手,并引导我:拿另一只手我才给你。而吃饭时候那是最痛苦的时候了。看见我用左手拿筷子,父母就不让我吃饭,我也只好换成右手不习惯的吃起来,夹菜时要么挟不起,要么抖抖索索挟到一半就又掉下去了。一碗饭也是我才吃了一半,另一半却拿去喂桌子和大地了。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到亲戚家吃酒席,看见满桌丰盛的午餐,我得意忘形的用左手拿起筷子向一块凉拌鸡发起了进攻,正当我成功把它征服在我筷子之间的时候,突然被另一双筷子猛的一击,鸡块顿时以大于9.8m/s^2的加速度,快速回落到了盘中,随后是父亲的声音:换另一手。旁边的亲戚也附和,说莫让他养成了这个怪德行了。那时我也知道了我的行为好象并不被认可,至少别人觉得有点别扭,尤其挨着别人吃饭时,我的左手总会和他的右手打架,这样也影响其他人,我心里不免尴尬和委屈,觉得不合群了。后来到了上学的年龄,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打死也不去。反正记得幼儿园小班上了几天就没上了,游玩了一年多后又被父母拉着直接去上幼儿园大班,也竟被我拒绝,父母也纵容我,不上就不上。半年后我又突然想上学了,考虑耽搁了这么多时间,父母就给我直接报了学前班。上学后,虽然拿筷子已快学会用右手的我,面对铅笔,我习惯的用左手拿起写起字来。这当然被细心的Z老师发现了,此后严厉的她对我加以管教,强迫要求我用右手写字。开始只是口头教训,屡教不改后,看见我用左手就夺去我的笔,好几次竟然跟我的铅笔过不去,夺过去后就折断它,仍在地上。慢慢地我有点怕她,不敢上她的课,所以想出了去大自然的课堂的计划。毕竟那里是我自由的天堂,那里有我调皮的蟋蟀,有一群可爱的小蚂蚁,有我创作的泥人,有欢快歌唱的小鸟...... 

而就在这一次我终于彻底的发生了转变:课上Z老师要求我们朗读课文,当她走到我跟前时发现我朗读的太小声,看不惯我的她教训了我几句后,静静的从我身旁走过。这时我又用左手拿起笔准备在书上勾画一下(当时已经学会用右手写字)。哪知道睿智的她竟猫在我的旁边,估计是欲听听我朗读课文的声音会不会提高。这时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夺去我的铅笔,砰的一响,折成了两半,又继续掠去我的书,哗的一声,从中间撕成了两半,厉声喝道:你这个怪物,读课文声音小,拿笔用左手,经常还不来上课,读不来书就滚回去。这一喝震得课堂顿时哑然,震得我自卑感油然而生,震得我无地自容,震得我泪流满面。一颗坚强的心轰然瓦解,最终熬完了那节课。课后,Z老师竟朝着我的位置走来,我立即埋下头假装看书,但她走过来后弯下身捡起撕成两半的书,边抖灰尘边对我说:你到我家里来。声音竟是温和的,但我呆在座位上动也不敢动。见我这样,她咳了咳,又抖了两下书,更温和的说到:对不起,刚刚是Z老师不好,你到我家里来我把书给你补好,再给你拿些纸笔。我小心翼翼扭过头去望她,原来Z老师的脸真的很慈祥,眼里也充满了善意。顿时我放松了警惕,一抹眼,跟着她去了,一路上莫名的感动难以释怀,几次情不自禁的以激动的眼泪表达出来。旁边的Z老师安慰道:乖,不哭了,刚刚是老师太凶了,以后你听话,我再也不吼你了。到了她家补好书拿给我些纸笔后,又进行了一次真诚的谈话。从那以后,我就发誓一定要做一个听话而又守规矩的好学生,而的确我也中规中矩的走完了自己的学生生涯,偶尔会有些叛逆。 

多年以后用左手拿筷子和笔的习惯早已改变,不过其他行为依旧保持着左手的习惯,虽然有时候也有烦恼

相关文章
2015-08-06 14:00:19
2014-06-19 17:50:41
2014-06-14 20:46:27
2014-05-21 16:04:49
2014-02-19 16:34:02
2013-11-25 13:34:46
2013-09-22 11:44:08
2017-01-02 22:33:21
热门文章
查看:0
查看:67
查看:2135
查看:115
查看:374
查看:326
查看:238
查看:1706